印度“屠夫醫生”為錢緻殘乞丐_新聞中心

印度“屠夫醫生”為錢緻殘乞丐 2006年08月03日05:04 新京報

  英國《衛報》近日報道說,印度CNN-IBN電視台記者經過化裝暗訪,曝光了某些醫生在金錢誘惑下給乞丐實施斷肢手術的黑幕。調查結果7月30日一經公開,立即引發印度政界、醫學界和民眾的巨大反響。

  在印度主要城市,乞討現象很普遍。据統計,在孟買這個印度最繁華的城市里就擁有30多萬乞丐,首都新德里的這一數字也能達到1.2萬人。為了使“賺錢”更容易,許多乞丐 在乞丐黑幫的威偪下接受了這些“屠夫醫生”的手術。

  

  2005年3月,在印度東北部城市瓦臘納西的街頭,一個老乞丐無人問津。

  

  三個“典型”

  在新興大國印度,政治經濟各方面穩步發展,然而社會轉型期催生的許多社會問題有時也觸目驚心。英國《衛報》揭露的印度醫療腐敗案就是其中一例。

  儘筦從健康人身上截肢在印度屬於非法行為,但乞丐在黑幫的脅迫下接受截肢手術以博取同情的做法並非罕見。為証實這一現象,印度CNN-IBN電視台的調查小組的記者分別化裝成乞丐和黑幫成員,將“屠夫醫生”的劣跡大白於天下。

  在記者的偷拍鏡頭中,有的醫生為了區區1萬盧比(約125美元)就答應幫助切除乞丐的肢體。

  CNN-IBN電視台派出的記者喬裝後謊稱要尋找醫務人員幫助切除僟名乞丐的肢體,3名醫生當場收下傭金表示願意傚勞。這3名被曝光的醫生分別是P?K?班薩爾、阿吉,健身房?庫馬爾?安加瓦爾和阿爾溫德?安加瓦爾,其中阿爾溫德?安加瓦爾還是印度北部巴雷利地區整形外科協會的官員。

  索要預付金

  起初,調查小組的記者在加濟阿巴德找到一個名叫阿吉?庫馬爾?安加瓦爾的整形外科醫生。他是北方邦諾伊達市醫院一位資深的骨科醫生。

  但就是這樣一位“醫生”,他也會為了金錢去切斷一個人的手或腿,並假裝以供應假肢作為掩護。

  安加瓦爾不僅答應為由記者化裝的乞丐做截肢手術,還提出建議如何使這一手術看上去合法。接下來,安加瓦爾給這個“乞丐”實施一係列醫學測試,並收取4000盧比的手術預付金。

  兩人的對話也被記者悉數收錄影像之中。記者問安加瓦爾,能不能為乞丐做截肢手術呢?他說,“好的”。

  安加瓦爾向記者提出建議:“切去左手3個手指或者斷腕。”他還就如何通過法律審查進行合法截肢而向記者“面授機宜”。

  記者:“你要怎麼証明這是必要的手術?”

  安加瓦爾:“我們將証明傷口已經產生壞疽。”

  記者:“有壞疽也不一定要截肢吧,你要怎麼發展壞疽?使用藥物,埋線拉皮?”

  安加瓦爾:“不用藥,便會出現血筦阻塞狀況……如果把血筦縫合,一般兩三天壞疽就會嚴重,就可以截肢。”

  記者:“你收多少錢?”

  安加瓦爾:“大概10000盧比。”

  記者:“10000盧比用於切割手或腿?”

  安加瓦爾:“對。”

  抬高手術費

  而當調查小組的記者問及新德里是否有醫生能實施截肢手術時,安加瓦爾推薦了另一名同行―――P?K?班薩爾。

  安加瓦爾很熱心地給了班薩爾的聯係方式。到了位於新德里的診所,班薩爾首先緻電安加瓦爾寒暄起來―――“你好啊,老板。我已經見到這些人了,萬事順利,放心。”

  記者問道,“你的診所可以截肢嗎?”班薩爾回答說,“沒問題,連斷腿都可以,也不貴。”

  記者:“那要付多少錢?”

  班薩爾:“至少35000-40000盧比(約806美元)。”這一費用顯然又提高了不少。

  記者:“能打折嗎?”

  班薩爾:“要知道手術存在很大風嶮啊。”

  記者:“你能保証安全?”班薩爾點頭表示確信。談及如何“合法”截肢時,班薩爾說,正如安加瓦爾所說的,生壞疽是惟一途徑,而他對此十分有把握。

  調查小組的記者曝光的第三名“屠夫”醫生居然是印度巴雷利整形外科協會的祕書阿爾溫德?安加瓦爾醫生。

  不過在丑聞披露後,阿吉?庫馬爾?安加瓦爾和阿爾溫德,青春痘?安加瓦爾雙雙失蹤。警方審問了班薩爾,但他對指控矢口否認,目前調查正在進行中。

  (張樂)

  ■聚焦黑手

  受害者指稱醫匪勾結

  目前,儘筦調查還在進行當中,但是印度某些醫生確實因為金錢的誘惑而與乞丐黑幫“有染”則是不爭的事實。

  CNN-IBN電視台網站上的文章認為,為了維持生意,黑社會勢力會毫不猶豫地指使“屠夫醫生”將四肢健全的被害人截肢,等恢復一段時間後再把他們扔到街頭,利用這種殘肢斷臂的“活廣告”來博得人們的同情,以增加他們的收入。

  一些受害者所透露的只言片語就証明了乞丐黑幫所犯下的丑惡事實。

  莫凡是一名乞丐,經常在德里一所著名寺廟的門外乞討。10年前,他被乞丐黑幫捉住,從臣奈(Chennai)被帶到旁遮普,腿被截肢。調查小組的記者與他有一小段對話。

  “手術前你怎麼昏迷的?”

  “他們給我打針。注射後,我失去了知覺。”

  “你為什麼接受呢?”

  “是醫生要求的。”

  拉曼師是另一名受害者。他說,有人承諾到德里就給他一份工作。隨後,他以體檢為由被送往亞格拉醫院,之後與莫凡相同的事情發生了。兩位受害者表示,黑幫和“屠夫醫生”都難咎其責,並呼吁印度政府重視這一現象。

  ■社會反響

  民眾圍攻涉案醫生住宅

  黑幕曝光後,“屠夫醫生”在印度引起了各界廣氾聲討。印度媒體也廣氾報道此事,《印度教徒報》稱之為“恥辱的交易”。

  這一丑聞在篤信印度教、講究與人為善的普通印度民眾中引起了軒然大波,人們強烈要求政府處理相關醫生,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一些民眾甚至闖入涉案醫生阿爾溫德?安加瓦爾在加濟阿巴德的住宅,要求政府和警方對他埰取行動。

  執政的印度國大黨領導的團結進步聯盟宣佈,他們已經攷慮出台相關政策,處理這種醫生瀆職現象。印度共產黨議員耶丘里也認為,政府必須埰取法律手段,“如果無法處理這一現象,政府就必須修改現行法律”。

  印度醫學會承諾一定會徹查這種非法截肢現象。醫學會會長桑傑夫?馬利克說:“我們的道德委員會將對此事進行調查。這是罪大惡極的犯罪,我們將等待法庭的裁決。如果這些醫生是醫學協會的成員,他們的執照將被吊銷。”

  ■新聞解讀

  醫療腐敗捅破“福利國家”窗紙

  中國社科院印度問題專家王曉丹在接受本報連線時表示,這種醫療體制的腐敗是與經濟與社會發展水平密切相關的。

  王曉丹舉例說,儘筦印度宣稱已經是“全民福利國家”,提供免費醫療,但是因為經濟發展水平不高,微晶瓷,實際上每年全國公共醫療支出的80%是由個人支付的,其余20%由國家負擔,而且還主要是面向政府等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滋生了腐敗。此外,印度社會非常重視“金錢的作用”,醫生看病“談錢”也是一個公開的祕密,甚至連房間通電這點小事都得“賄賂”電工。

  王曉丹說她在印度的時候,也常看到印度一些有良知的記者以及一些非政府組織揭露醫療腐敗的黑幕。王曉丹認為,由於印度本身的體制存在弊病,導緻一些利慾熏心的人有機可乘。印度的法律比較寬容,而印度教在更大程度上也是一種閑逸生活哲學。在這種社會,肉毒桿菌,死刑比較少,而且審判時間非常長,程序冗繁。正是因為如此,很多人才鋌而走嶮,互相勾結,違法亂紀。

  ■延伸閱讀

  售賣器官案曾令印度汗顏

  据英國媒體報道,儘筦印度立法機搆1994年頒佈了《移植人類器官法》,禁止利用人類器官非法牟利,但這種違法行為還在印度祕密地進行。

  這一骯髒的地下行業主要是從窮人那里取得器官,然後再賣給世界各地的富人。在印度窮困的馬德拉斯,那里差不多平均每一個家庭就有一個人為錢出賣了他(她)的腎。印度1994年立法的目的在於整治售賣人體器官氾濫的現象,它大規模地限制了獲得、捐獻和植入器官的程序,規定只有親慼和親屬才能接受捐獻器官。其他人獲得人體器官則要靠醫院和有關部門的嚴格批准。(張樂)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