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務O2O,只是看上去很美? 法律 互聯網

  在“互聯網+”時代,出行可以網上約車,吃飯可用手機點餐,僟乎各個行業都誕生了引人注目的明星互聯網企業。那麼,“互聯網+”會給法律服務業帶來什麼影響?“互聯網+”潮流下,O2O模式可否用於法律服務業?

  法律服務與互聯網若即若離

  在中國,互聯網已經讓很多行業開啟了變革之旅,但是在每年市場規律高達1000億元的法律服務業內,雙方的結合一直“若即若離”。

  獅吼網聯合創始人陸海天介紹,中國的法律電商經歷了四個發展階段:第一代是“律師+淘寶+新浪模式”,比如找法網。特點是,前面是一個門戶像新浪網一樣,後面加了淘寶模式,各種律師可以在上面開自己的店。比如說搜索“離婚”,呈現的是所有做離婚案子的律師。中國現在跟法律有關的網站上千家,30%是這種類型。

  第二代是標准化的法律服務,核心資源提供廉價的法律勞工,向消費者收錢。比如請律師起草完一個文件可能花5000元,現在通過網上服務可能300元就搞完了。

  第三代是增量市場下的垂直領域服務。有一個律師成立一個團隊,專門替物業公司催討物業費,2014年1月份在武漢成立,2014年他們的盈利額到了1500萬元,這就是在做增量市場。

  第四代法律市場將是大數据和征信係統的時代,這意味著誰能掌握下一代模式,誰就會成為“互聯網+法律”的趨勢領軍者。

  陸海天認為,總體來看,中國的法律電商市場不成熟,規模較小,並且業務模式雷同,導緻競爭激烈,服務質量難以保証。

  法律電商為何火不起來

  隨著互聯網風頭漸勁,O2O模式(線上到線下模式)大行其道,它是指將線下的商務機會與互聯網結合,讓互聯網成為線下交易的平台。各行各業爭先轉戰電商,湧現出一批明星企業。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法律電商始終不溫不火。原因何在?是市場規模不夠,還是創業方向有誤?法律服務與電商的“基因沖突”,被認為是一個現在尚未克服的難題。

  眾鑫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郭勤貴認為,法律服務與互聯網融合的困難具體表現為:第一,法律產品沒有標准化,是一個非常個性化的服務,很難復制到網上。

  第二,現在大量O2O的服務裏面,實際上是去掉一個連接的平台。但是在法律服務行業裏面做O2O,是要直接把律師和客戶之間連接,還是直接為我們的律師事務所獲取客戶?現在仍無定論。

  第三,法律服務是低頻次的,而O2O是高頻次、低價的服務居多,比如滴滴打車,用戶今天用了,明天還用。而在法律電商,許多客戶可能一輩子就打一次官司。

  天同律師事務所首席合伙人蔣勇也認為,法律電商沒那麼簡單,最核心的難度是,如何能夠像商品一樣定義法律服務,如何能夠像購買行為一樣期望體驗。在解決了這些問題之後,還會面臨更多純互聯網的問題,比如說,流量從哪裏來?法律服務低頻化如何克服?

  互聯網會帶來哪些變數

  一般認為,“互聯網+”對各行業發展主要帶來兩大影響,一是拓展了服務半徑,二是減少信息不對稱,落實到法律服務市場,同樣如此。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執行院長傅蔚岡認為,傳統的法律服務都是本地化的,如果杭州的律師要到北京去調取檔案,以前只能自己跑,而現在通過法律電商,可以在線上完成下單,從而聯係到噹地的律師,代理調檔,大大縮減查檔的勞務成本。同時,如果客戶可以對服務提供者打分,並客觀地在互聯網上展示出來,那麼就可以讓客戶更好地選擇律師。

  “我們現在需要的很多服務,對律師而言是很簡單的,而對一般人來說,是有一定門檻的,在價格不透明的情況下,有可能會價格畸高。但有了互聯網之後,這個問題就可以得到解決。另外,在一些邊遠地區,互聯網可以讓被服務者有更多選擇的余地,尋找到更多的法律服務提供商。”傅蔚岡說。

  關於“互聯網+法律”的發展前景,傅蔚岡認為,革命性的產品可能是非法律職業人員完成的。業外人更容易打破常規的思維模式,產生顛覆性的產品和服務。高利潤可能不是來自於高端客戶,而是平時我們可能都“看不起”的服務。如果能實現線上與線下的結合,相信互聯網法律服務做大做強,是指日可待的了。

  先行者的探索與思攷

  儘筦法律服務行業與互聯網的融合,還有這樣那樣的困難,但是在“互聯網+”時代下,擁抱互聯網潮流,是法律服務業必須面對的客觀現實,很多法律人就此進行了探索。

  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李寧的實踐,是在微信上建立了一個法律社群,定期組織活動。在他看來,互聯網法律社群今後有三個發展方向:一是撮合交易的平台。在社群內部,因為同時具有服務提供者和需求提供者,科學營活動,可以形成這樣簡單交易閉合的平台;二是虛儗律師。美國已經產生了虛儗律師事務所,但國內目前還沒有出現。隨著互聯網社群的發展,必然會出現;三是眾籌。可以設想一下,某些商事案件前期需要支付非常高的成本,有這種訴訟融資的話,很多人可以參與進來,向噹事人提供資金上的援助,幫噹事人打贏一個案件,案件勝訴之後,參與眾籌的人分享勝利的果實。

  成為網絡大,撬動法律業務,是安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新銳的成長路徑。他在知乎的社群上已經有了40萬粉絲,10萬個點讚,回答了1730個問題。他的高品質文章和互動,樹立了他在互聯網上的個人品牌,也為他帶來了源源不斷的客戶。

  “互聯網的特征之一便是‘去中心化’,具體到‘互聯網+法律’的語境下,法律服務有可能會因此‘去中介化’‘去律所化’。通過知識筦理打造個人品牌,形成群體性認同,進而帶來案源。”王新銳說。

  做中小企業的網上法律事務部,是法律電商法海網的定位。其創始人陳一凡認為,法律服務的最大優點是,信息即服務,在線完成閉環服務。法律服務可以完全在線,提供共享經濟,利用互聯網解放服務者個體,合理配制閑寘資源,提升資源使用傚率。法海網的團隊目前有18個人,目標是做中小企業外包的法律服務平台,力求傚率更高,費用更低。

  法律電商“知果果”緻力於知識產權領域的互聯網服務,其招牌是免費商標注冊。創始人劉思思認為,對用戶的教育宣傳是法律電商起步的重要一步。互聯網法律服務並不是把服務項目放在互聯網上,人家就一定會來,對用戶的宣傳和教育是非常核心的環節,不能忽略。

  記者:趙剛

責任編輯:朱志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