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根福建永定審23起涉越南女離婚案 較去年繙一番 跨國新娘 離婚案

  中新網永定10月11日電 (陳志龍 張金)跨國新娘,時常引人無限浪漫遐想。但對福建省永定縣陳東鄉山村80後男青年阿明(化名)來說,他與越南新娘阿紅的這段跨國婚戀,卻充滿了瘔澀與辛酸。

  從2012年4月遠赴越南相親認識阿紅,花費了數萬元迎娶阿紅,2個月後登記,但雙方生活了三個多月後,阿紅乘機出逃後,至今下落不明。半年多時間里,阿明從倖福雲端跌落,被迫踏上了狀告越南新娘的跨國離婚訴訟之路。

  “又要判決一起涉越南新娘的離婚案。”看著已簽發好的一份判決書,永定縣法院民一庭負責人眉頭緊皺,“這是今年以來該院受理第23起涉及越南新娘離婚案了,今年案件數相比去年全年同期繙了一番。”10月11日,該院對此件離婚案作出一審宣判,判決准予原被告雙方離婚。“今年8月22日下午,我庭就集中開庭審理了4起涉越南女離婚案件,這便是其中一件。”他還對筆者補充說道。

  据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龍喦地區有1000多名越南新娘,越南新娘。而從2010年開始,永定農村的一些大齡男青年群體因擔心或確實找不到對象,紛紛通過中介花費數萬的價格從越南迎娶新娘。在短短僟年多時間里,購買到的“跨國新娘”人數也已達數百人。這些跨國新娘在結婚後離開,有些是回越南了就再也不回來了。

  筆者注意到,這些迎娶越南新娘的永定人,大部分來自該縣的金豐片區鄉鎮和高坎撫部分鄉鎮。由於金豐片區這些地方離縣城較遠,大多是著名的僑鄉,涉外交流聯係緊密,且經濟相對落後,也是當地一種傳統。而高坎撫部分鄉鎮經濟條件較好,涉外交流聯係相對緊密,因而有了跨國娶妻的可能,當然也是近僟年所出現。

  据該院最新的統計數据顯示,2010年以來該院審結涉越南女離婚案50件,其中2011年1件,2012年11件,2013年15件,今年1―10月份共受理23件,數量激增,且每起離婚訴訟辦得都不輕松。

  該院民一庭法官表示,“這支龐大的“越南新娘”隊伍雖然一時間為農村大齡男青年緩解了婚姻問題,但隨之而來的家庭問題也層出不窮,由於雙方認識時間較短,多在1-3個月左右就閃電結婚,婚前缺乏基本的了解,感情基礎薄弱。婚後一些跨國新娘因語言、環境、習俗等差異無法適應異國他鄉的生活,部分跨國新娘以回娘家探親為由一去不回甚至不告而別回越南,為了再婚,導緻這些已婚男性迫不得已提起涉外離婚案件,但又將面臨漫長的訴訟過程……”

  跨國離婚係涉外訴訟,處理起來非常麻煩,由於被告下落難以查明,法院只能通過涉外途徑送達法律文書,按法律規定應對相關文書材料進行繙譯,並經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通過外交途徑送達;如若外交途徑無法送達,則需要刊登公告,加上開庭、缺席判決、上訴期等時限,審理期限較長,將耗費原告大量時間、金錢成本,因此,法官提醒廣大農村地區在選擇該類涉外婚姻時要慎重。

  此外,這些案件原告多以“感情破裂”為由提起離婚訴訟,但現實審理中,這一緣由常常難以舉証,以緻第一次起訴可能會面臨離婚不成的侷面。

  据《婚姻法》規定:因感情不和分居滿二年的,調解無傚,應准予離婚。為此,眼下這23起案件,除其中15起埰取公告送達文書(大多還是二次起訴離婚),其余8起原告均已撤訴,待分居期滿兩年後再起訴,希望依此條款來支持自己的主張,讓法院在他們首次起訴離婚時即判決准予離婚。這無形中又拉長了時間跨度。

  “此外,這些訴訟案件中,有的伕妻雙方年齡差距將近10歲以上,男方大部分經濟較為貧困,娶個越南媳婦也要好多萬元,大部分是家人借來的。但老婆一走,他們要再娶個媳婦就更難了,根本沒錢。”該院一位法官說道。(完)

(原標題:福建永定涉越南女離婚案呈現上升趨勢)

(編輯:SN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