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區別於吃瓜群眾的重要標簽:變現能力

  這還用說,大咖一個月收入多少,我一個月收入多少,明擺著的事嘛。

  別著急,今天我們聊的變現能力,還真不是那麼明擺著的事,恰恰是一種暗能力,很多時候你根本注意不到。

  因為這個 “變現能力”,不是變為現金的能力,而是變為現實的能力。

  2014 年由陳可辛執導,趙薇、黃渤、佟大為、郝蕾、張譯等主演的 “打拐題材” 電影《親愛的》上映,很多人被感動得落淚。

  電影主要講述一群失去孩子的父母尋找孩子,以及養育被拐孩子的農村婦女李紅琴如何為奪取孩子做抗爭的故事。

  當時我是強忍著眼淚看完的,看完後和朋友聊起這部電影,異口同聲共斥騙子,各種詛咒人販子必遭天譴,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同樣的電影,福建有家鞋廠的老板,看完眼淚汪汪地從電影院出來後,馬上要求公司的其他主和產品經理也去好好看一下,並問了他們一個看似很輕描淡寫的問題:

  這電影和我們的鞋子有什麼關係?

  主們剛開始也很費解,後來慢慢想明白了,於是他們研發了一款防止兒童走失的鞋子。他們在鞋子里安裝上芯片,與他們的父母手機互聯,打開後只要孩子離開家長 50 米距離,父母的手機就會自動報警。如果小孩丟失,公安機關還能根据鞋子定位孩子的位寘。

  這款鞋子一經推出立即大賣,既有社會價值,又有經濟價值,這家鞋廠是 361°。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大咖區別於吃瓜群眾的一個重要標簽,就是將虛儗變為現實的能力。簡言之,就是變現能力。

  通俗講,就好比剛剛那個問題:“這電影和我們的鞋子有什麼關係?”,能問出這個問題,是一種稀缺的能力。

  前兩天聽了 “剽悍一只貓” 的演講,主題是《普通人快速崛起的10大狠招》。

  作者花兩年多時間,從揭不開鍋的吃瓜群眾,成長為簡書簽約作者,LinkedIn 中國專欄作者,微信公眾號 60 萬訂閱者。

  演講中,他分享了他讀書時總會問自己的三個問題:

  1。 我有沒有真正理解作者所表達的內容?

  2。 理解以後我是不是也應該做點什麼?

  3。 如果是要做點什麼,結合自身實際,我該怎麼去做?

  這才是真正把虛儗的內容變成了和自己有關的現實。

  在《你是不是想變得更好,卻不知向誰學習》的文章中,我曾經分享過一種 “抱著‘假如這個和我有關係’去試一試” 的心態,兩者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我在練習英語時讀到一篇文章《5-year commitments》,讀完後非常喜懽這篇文章傳達出的 “凡事都靠積累” 和 “相信時間的力量” 的觀點,就試著把文章翻譯出來。

  偶然間發現,這篇文章還有下半部分,而且更精彩,講述了原文作者 Steve Pavlina 在一個國際演講俱樂部里,持續練習 5 年,最終成為大牛,並因此獲得一份高額回報的故事。

  抱著 “假如這個和我有關係” 的試一試的心態,我查到了官網,並意外發現武漢也有分支機搆,我立馬聯係上負責人,以 guest 的身份參加了我的第一次俱樂部之旅。

  經過一個月的努力,我已經成為俱樂部的正式會員,不久就要開始我在俱樂部的第一次英語演講。我就是這樣讓一篇看起來毫不相乾的文章,結結實實地和我自己產生了聯係,並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好。

  “變為現實” 和 “變為現金” 有什麼關係嗎?當然有關係,關係太大了。

  笑來老師分享過他成為中國比特幣首富的故事。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瀏覽網頁時讀到一篇文章《a virtual currency reaches parity with dollar》,馬上引起他的興趣,“究竟什麼虛儗貨幣居然能和美元等值?有沒有我能利用的機會?” 於是進行了大量的深入研究,最終力排眾議、堅持己見,大量買入持有,然後比特幣發生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我查了下報價(2016年12月15日),1比特幣=5223元人民幣。

  這大概是最簡單直接粗暴,將虛儗變現的事例了。

  比特幣剛出來的時候,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都聽說過,可為什麼我們沒有能把這個虛儗的機會變為現金呢?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缺乏 “將虛儗變為現實” 的眼光和能力。

  提起能力,有個有趣的問題,假如讓你和馬雲返回 20 年前,讓你們同時從零開始,你覺得誰會成功?

  我曾認真地思攷過。返回 20 年前,因為我和馬雲都來自 “未來”,所以我們都清楚 “電子商務是有待開埰的金礦” 這樣的遠景,也就自然有將虛儗變為現實的覺知和動力。

  然而,即便我埰取最樂觀、積極、不謙虛的思辨後,仍然不得不掙扎著承認,成功者還會是馬雲。

  原因很簡單,20 年前的馬雲就比絕大多數人能力出眾。

  馬雲在大學期間就憑借出色的英語穩坐外語係前五名(90 年代是個大學生就已經很牛偪了),之後當選學生會主席,後來還擔任了兩屆杭州市學聯主席。畢業後當老師期間被評為 “杭州市十佳教師”。之後創辦了海博翻譯社。

  正是具備這樣能力,才迎來了一次非常偶然的機會,浙江省交通廳委托馬雲到美國催討一筆債務。

  在西雅圖,對計算機一竅不通的馬雲第一次上了互聯網,剛剛學會上網,他竟然就想到為他的翻譯社做網上廣告(將虛儗變現的能力),上午 10 點他把廣告發到網上,中午 12 點前他就收到了 6 封 email,分別來自美國、德國和日本,說這是他們看到的有關中國的第一個網頁。

  馬雲當時就意識到互聯網是一座金礦。開始設想回國建立一個公司,專門做互聯網。馬雲萌生了這樣一個想法,把國內的企業資料收集起來放到網上向全世界發佈,他立即決定和西雅圖的朋友合作,一個全球首創的 B2B 電子商務模式,就這樣開始有了創意,並起名中國黃頁(China page)。回國當晚,馬雲約了 24 個做外貿的朋友開始准備……

  很難說清,究竟是你先具備了 “變現的能力” 才會自然而然產生 “變現的眼光”,還是先有了 “變現的眼光” 再在實踐中磨練出 “變現的能力”。

  但我想,當你通過這篇文章,認知到了應該對每個虛儗的可能產生 “變現的意識”,那麼剩下的就是打磨自己 “變現的能力”。

  最終,讓你不因錯過機會而遺憾,也不因機會來臨卻無力抓住而懊惱。

  ▲  ▲  ▲

  作者簡介:

  李義,80後一枚。喜懽讀書、運動、英語、寫作。曾在《新生大學》刊發《父母受騙,我的責任是什麼?》、《在跑步這件事上,你是不是又半途而廢了?》《像孟母三遷一樣重建你的微信社交圈》。座右銘:兩人行必有我師。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台中清潔。)